混吃等死的葡萄干

佛系写文,若有雷同纯属意外!!

【孟仲】夭寿了,养的百合花居然成精了!(六)

(忍不住更新了!晚安)
     孟章之所以没有等仲堃仪,也是因为另有事做。
   而以三大世家为首的苏翰这时候还以为孟章还在掌握他们的手上,自然就没想到这一世的孟章早已不是原先那个了。
   “这就是王城?感觉好熟悉,就像曾经来过似得。”仲堃仪脑海中飘过一些零碎的记忆,却很快又消失不见了。
     仲堃仪虽然第一次来,可是周围的一切很熟悉又想不起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   有人从他踏入王城开始就注意他了,他也注意到那人的目光很熟悉,虽然隐藏的很好,仲堃仪还是发现了并特意引他到人烟稀少的地方。

  “奇怪了人呢?…”公孙钤一早就收到消息他会来这里,结果人一转眼就不见了。
   公孙钤正打算离开,就被有人拍了肩膀。
   “你不好好待在花界,来这里干什么?难不成也被人赶了?”仲堃仪只是好奇一向对某人放不下的他,怎会来到人间。
   公孙钤路过天枢就看到他了,他才不会告诉他自己特意在此等着呢。
   “没有啊,我就在等你。”没想到公孙钤这么君子的人居然也会搞背后偷袭这套。
   仲堃仪也没有想到才恢复人形没几天就又被打回原形,再次变成了一株百合花。
   公孙钤只负责将它丢在王宫的花园中,然后心满意足就走了。
仲堃仪心想:我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人,居然还是君子兰花仙!谁又会想到一向君子的人居然会搞这样的事!行,你给我记住了!

有人说我写贺文写的有点早,那我这几天偷个懒先。
  过几天就更贺文!!

嘿嘿,需要睡眠时间。

【孟仲】夭寿了,养的百合花居然成精了!(五)

(本文是重阳贺文!)
    细作?仲堃仪想到,跟我有关系吗?老子待在这里已经是十六年了,还是化作百合花的形态!
     “不必,把人解开吧!”孟章想这人会是细作?真不知道我有什么可图的!
    侍卫们犹豫再三还是将仲堃仪松了绑,想说什么又被人制止。
    “记得跟紧了,下次再被人当做细作我可不救你了。”孟章转回头对着堃仪说着。
     仲堃仪突然感到这里有好强的剑气,便寻着气息而去。
   孟章也没继续阻止,而是稍作休息便立刻出发了。
   而仲堃仪寻着剑气来到一个摊位前,看到了传说的剑。
   “侠士是为了这把纯钩来的吧!若是舞的一手好剑法那老夫就赠与侠士了。”老头摸了一下胡子,这把剑也确实该出现了。
   仲堃仪拿起剑舞了几一下,的确是好剑。又继续挽了几个剑花,赢得了纯钩。
   “多谢!”仲堃仪获得了这把剑,追上了去却发现人早已不见了。
   这时,一人拉住了他回了花界。
  “父亲?”仲堃仪看着他跟十几年前没什么区别,但估计这次也不是好事。
   花帝看着他手里的剑,想着它果然还是回来了。
   “这剑,你从何处得来了?”花帝之所以会这么问,也是想确定原来一切都是定数吗?
   仲堃仪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把剑日后会给他带来不知麻烦还是幸运。
   “回父亲,这是我偶然得到的。”仲堃仪如实告知。
   至于后来,仲堃仪还是离开花界赶了好几天路终于来到天枢王城中。
  

【孟仲】夭寿了,养的百合花居然成精了!(四)

(以后会把剧情拉长吧,暂时就这样。)
 
  仲堃仪一转身就把衣服穿好了,走在孟章后面。
   "你是谁?有什么目的!"侍卫看到仲堃仪以为是别人派来的细作,纷纷地拔出刀对着他。
  仲堃仪这下悲剧了,又不能对凡人施法。只能发挥口才胡说一通。
   "在下仲堃仪,先前一直待在山野中从未离开…"仲堃仪向着侍卫解释一下。
   但侍卫还是觉得不放心,就直接将人绑起来了。
   "我们决定还是先绑了你带走!"侍卫扛起他就走。
   孟章走到半路上,却发现一大群人绑着一人。
  "你们这是做什么?!"孟章看着被绑起来的仲堃仪有点疑惑。
   侍卫连忙将仲堃仪放下,又向孟章行礼。
 

【黎离】有你的繁华才安好(完结)

(本文到现在已经正式完结了,毕竟我拖了这么久还是给个结局,最后就当重逢了吧。)
   
    阿离摸了摸自己的脸,终于要将它还回去了。
   不知何时慕容黎飘到他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道“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回去?他迟早要消失了!”
    阿离先是一愣,他是如何逃脱的?
   “半夜时分,就让你回去经历下国破家亡后又复国的滋味!”阿离本来不想泄露天机,因为在五年前由于自己的原因这里时间紊乱了。
   慕容黎对未知的五年后有些茫然,可是那五年究竟意味着什么?
   “嗯。”以后还能再见吗?慕容黎心想着,没想到自己竟会如此。
    在两人闲聊之际,幕后那个人也很期待后续会如何发展。
   半夜,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。
  唯有阿离走在去往王宫的路上,途中已经思考好了如何取出箜篌,毕竟那东西伴着自己几百年了。
       阿离施法让宫女们昏睡,踏入殿内便看到一人端坐在王椅上。
   “我今日前来取走我的箜篌,让这里恢复从前的模样。”阿离坐在面前的桌子上,用手支起下巴道。
   慕容黎想自己终于要解脱了,却没有半分挣脱束缚的感觉。
   “你想怎么样?”慕容黎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,没想那么多。
   阿离事先将灵魂放出,再将锁魂草放入口中一把拉住慕容黎将草放入其口中,灵魂也趁机回到他身上。阿离又看准时机拿出箜篌,再将真气如数从口中转到他身上。
    阿离将脸上的面皮撕下,给他换上就转身离去。
  凤凰山上凌溪施法解除了瑶光法阵,使阿离得以重回。
   尾声
   时间一点点重新倒流,没人知道那个将命运重新拉回来的人,现下究竟如何了。
    凤凰山上一处冰室中躺着一个身穿白衣,白头发的人。
   “还不醒?小阿离已经五年了!”凌溪当初下山在抱起浑身雪白的他,露出猫耳和尾巴。
   凌溪将箜篌打入他体内,又渡了几百年的内力,这才让其化作人形。
   “你知不知道你很吵哎,我睡了很久吗?”白衣男子坐起,不耐烦地掏耳朵。
   凌溪看着他完好如初,还是说了实话。
   阿离再一次消失在凤凰山,这次他真是留不住了。
   阿离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下山,他只是带上披风,来到浮玉山弹起箜篌。
   慕容黎大概也没想到命运如此辗转,会让自己再次遇上他。
 
  
   

【孟仲】夭寿了,养的百合花居然成精了!(三)

   

   孟章走到哪里,仲堃仪就跟到哪里。
   孟章已经在这片山野转了好久,更何况还跟着一个人!
   “喂,能不能不要跟着我?!”孟章平时一直被别人跟着已经很烦了,现在又有一人跟着自己。
   仲堃仪并不是有意跟着他,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里被设下迷雾,所以他会走进来了。
  “啊,可以!”仲堃仪缓过来才说到。
   仲堃仪施法解除了迷雾,周围再次恢复了以前。
   孟章一回头就看到了没穿衣服的仲堃仪,这身材还不错啊!啊呸!我在想什么?!
   “你…干嘛不穿衣服!”孟章只得背过去,虽然大家都是男的。
   仲堃仪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穿衣服,难怪感觉会冷。
   “我……没衣服。”仲堃仪想到无良父亲居然是把他的衣服扒了,再打回原形。
   一群人在山野中转了一圈,直到听到孟章的声音才赶来。
   “属下救驾来迟,还请王上赎罪!”首领跪在他们的面前。
   仲堃仪这下子就更恨他父亲了,为啥把我衣服给扒了,让自己那么丢人!
   “把你的衣服脱下!”孟章看着跪下的人与仲堃仪身高相符,就让他把衣服脱了。
   首领显然没有看到黑夜中的仲堃仪,只得脱下衣服。
  仲堃仪接过衣服,就直接穿在身上。
  

嘿嘿,关于有你的繁华才安好!
有没有想看的?
结尾早已想好!
就等着合适机会写上

【孟仲】夭寿了,养的百合花居然成精了!(二)


  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故意听到他的心声,在仲堃仪睡觉之时听到了嗖嗖的声音。
   “哎,快看看这株百合花好奇怪啊,不仅歪着头睡觉还流口水啊?”村民看到这么奇特的景象,纷纷相告,一传十十传百。
   就这样,整个天枢都知道了山野中有个流口水的百合花。
   这时,村里人们都十分害怕它会吃掉自己,显得十分恐慌。
   “村长,要不还是烧死它吧!”一个年轻男子对另一个年迈的人说着,十分害怕它会吃人。
    仲堃仪:我不就是流口水了,啥时候要吃人了?老子是百合花,才不是食人花!
    年迈的老头摸了摸胡须,思考半秒钟后:“放火吧!”
   一群人浩浩荡荡举着火把来到这里,准备要放火烧花。
   “住手!你们这是干什么!”绿衣少年上前阻止了他们的行动。
   百合花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,一听到有人阻止他们,立马绽放花朵,证明自己可是正儿八经的一株百合花。
   “这,这,百合花妖怪啊!”村民纷纷惊恐地跑开了。
   绿衣少年用手触摸花朵,那朵花霎时间就化作人性!
   “哎呀呀,终于等到你了!”仲堃仪一把抱住他。不管他什么来路让自己重新化作人那就是好人啊!
   “我?为啥?”孟章一脸懵逼看着一幕,还没挣脱。
   “因为你解救了我,所以………”仲堃仪本以为待在山野中也没什么,大不了永远都是一株百合花,可是解开了父亲的法术那么这个人就是他的了!
   孟章也没想到半夜三更会遇到这种事,要是知道了那还得了。
    仲堃仪才不管他什么身份,解开了禁制那就是自己的有缘人啊。
  花界
  “父亲,您确定这么做不会有危险?”水仙花慕容离看着球里的一幕疑惑道。
   仲堃仪和慕容离是唯一没有伴侣的花仙,慕容离之所以会这样的问题,是有点担心他会不会被人打回原形。
   “小离,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花帝之所以会说不用担心,也是因为他之前算过这个孟章,结果大可放心。
   花帝之所以将仲堃仪打回原形并前下了禁制,为的就是和有缘人相遇,这不会暴露他花仙的身份,只是身上有点淡淡的花香。
  

整理文坑(置顶)


1.逍遥叹(李逍遥vs慕容黎
2.夭寿了,养的百合花居然成精了!(孟仲)
填完了,就不写了。

【孟仲】夭寿了,养的百合花居然成精了!(一)

(本文为重阳贺文)

     花界中一名男子端坐在椅子上,下面跪着的百合花精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不敢说话。
  “你看看你那些哥哥们都嫁出去了,就只有你一千年了还没嫁出去,像话吗?”花帝恨铁不成钢地盯着下面的仲堃仪。 
    仲堃仪也不明白为啥父亲这般着急让自己嫁出去!
   “这不没找到合适的么,父亲您别生气!”仲堃仪安慰他道,明着暗着都表示自己还没玩够呢!
   “好!很好!”花帝气得大手一挥,一下就将他打回了原形。
  最后他就被无情丢弃在山野中,想施法却不成功,只能待这里。
  仲堃仪内心想着:能不能来个人啊,哪怕是妖怪也行啊,老子不想永远待在这里啊喂!
  
    
   小剧场之一朵花与妖怪对话!
妖怪:你找我?
仲堃仪:没!你听错了!
方方土心想:妖怪长得太可怕了 ,怪吓人的
妖怪:没事别找,有事也别找我!
仲堃仪:为啥?
妖怪:老子对你不感兴趣!
仲堃仪:额,那你可以走了!
@鸣三岁 ฅ